静虑林 Shi Ne Ling

2016年尊貴的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鄔金欽列多傑賜於寺名「ཞི་གནས་གླིང།」,譯為「静虑林」。2017年1月,静虑林正式註冊為「Pertubuhan Meditasi Shi Ne Ling Malaysia」。 静虑林的成立,主要以推廣佛法課程及禪修為目的,期許能為正法的延續盡一份心力。
静虑林 Shi Ne Ling
静虑林 Shi Ne Ling一月 19
在開悟者的面前,
覺醒的機會比較大。

有時候,
覺醒要經由遵循建議、
聽聞教法和以老師為榜樣。

~詠給明就仁波切(Yongey Mingyur Rinpoche)
《你是幸運的》
静虑林 Shi Ne Ling
静虑林 Shi Ne Ling一月 18
來時一絲不掛,去時一縷青煙

一個很著名的實業家,每隔一段時間,他會帶著妻兒去火葬場看看。有人不解,問其原因。­實業家說,只要到了火葬場,你浮躁的心就會很快安靜下來,把名利和財富都會看得很淡。­才能做到置身於喧囂浮華的世界卻始終堅守心靈的一方淨土,寵辱不驚,獨善其身;才能做­到面對種種誘惑而心如平鏡,凝神專注,心無旁騖。

火葬場---人生最後的驛站。

在這裡,不管你是位高權重、聲名顯赫的達官貴族,還是腰纏萬貫、一擲千金的富翁大款,­或是默默無聞、一貧如洗的平民百姓,甚至是聲名狼藉、人人痛恨的千古罪人,最後都要來­到這裡,以同樣的姿勢,安安靜靜地躺地那裡,然後被推進燃燒著熊熊烈火的爐膛,再次出­來的時候,只是一個被紅布包著的小小方盒。

來時一絲不掛,去時一縷青煙。

其實人生就這麼簡單。什麼榮華富貴,在這裡都恍若煙塵,­不過一瞬;什麼恩愛情仇,在這裡都灰飛煙滅、一筆勾銷。

朋友啊!我們如今生活在一個物慾橫流的世界裡,我們的身邊總是充滿了誘惑:權力、地位­、金錢、美色......一不小心,就會在我們心裡激起波瀾。

原來澄澈、純淨、安寧的內心就會變得喧嘩、浮躁和功利。當你覺得現實和理想有差距的時­候,當你覺得委屈傷心、無人理解的時候,當你為了恩怨情仇耿耿於懷的時候,當你為了利­益得失斤斤計較的時候,當你面對權勢垂眉折腰的時候,當你為了地位高低勾心鬥角的時候­,你不妨去火葬場走走。

面對一小堆帶著火星的灰炭,你還有什麼放不下、看不開的呢?

人生苦短,人生無常。

放不下和看不開是消極對待生活,相反,我們要善待每一天,珍惜每­一天,過好每一天。把每一天都當成一輩子過,不用花時間去憂愁、去焦慮、去嘆息,而是­抓緊時間,精進用功、享受生命、享受健康、享受佛法的幸福!
静虑林 Shi Ne Ling
静虑林 Shi Ne Ling一月 17
當你不喜歡某個人的那一刻,
你的內心就留下一個印記或信息。
這個印記讓你對那個人持有固定的成見,
障礙你如實地看待他。
這是愚痴在運作。

~德加尼亞禪師(Sayadaw U Tejaniya )
静虑林 Shi Ne Ling
静虑林 Shi Ne Ling一月 16
請記住:
從今往後要不斷地觀察自己感覺的變化,
以輕鬆游戲的心態去觀察。

我們就會看到一一
心時苦時樂,時好時壞,
循環反復,不停變化。

快樂停留一段時間就會消失;
痛苦停留一段時間也會消失;
貪、瞋、痴停留一段時間依然會消失,
所有的一切全都是臨時存在而後消失。

就是這樣持續地訓練,
隨後智慧就會生起,
照見「凡生起的,必會滅去」。

經典稱之為:
凡是生法,必是滅法。

照見「凡生起的,必會滅去」,
是初果須陀洹的境界。
所有的事物都是生起而後滅去的。
沒有一個永恆不變的「我」存在。

我們要持續地在日常生活之中訓練。
貪心生起了,知道;
瞋恨起來了,知道。
別阻止它們。

心生起氣來,知道;
心散亂、煩躁、高興、傷心、苦、樂、好、壞,
也都不斷地知道。
就是這樣持續地覺知下去。

有人說觀心太難,
其實觀心易如反掌。

這裡有誰不知道什麼是生氣嗎?
在座的有誰從沒有生氣過嗎?
有誰從沒有起過貪心嗎?

我們都知道貪心是怎樣的,
生氣是怎樣的。

認識心的走神嗎?
心會散亂嗎?會鬱悶嗎?
會萎靡不振嗎?會妒忌嗎?
會害怕嗎?會擔心與憂慮嗎?
我們總是處在那些狀態,
也完全認識它們。
我們的職責就是知道當下有什麼感覺在呈現。

~隆波帕默尊者(Luang Por Pramote Pamojjo)
《法寶集一︰在日常生活之中發展覺性》
http://media.dhamma.com/pramote/books/zh_longboteachings.pdf?_ga=2.102568513.1316602006.1561277977-287860437.1556760122
静虑林 Shi Ne Ling
静虑林 Shi Ne Ling一月 15
策列·那措·讓卓曾說,
隨著修行者對見地的理解愈成熟,
他對相當微細的因緣就會愈加挑剔;
隨著體驗與了悟的增長,
他對裝瘋弄狂就會愈缺乏勇氣;
他愈調伏自心,對別人就愈加具有清凈顯相。

從他的觀點來看,不僅是上師,
而是包括金剛道友在內所有的人,
都是「善」的,這是他的心已調伏的徵兆。

你或許會認為,自己的心愈調伏,
就愈有可能看見他人的狂亂,
然而事實恰好相反,
成熟的修行者對他人的顯相,
通常會比初學者更加清凈。

修行者獲得愈多的證悟功德,
他就愈加謙卑;
他與上師在一起的時間愈長,
便會愈加具有虔敬心;
他愈聽聞、思惟佛法,
就會愈快減少驕慢與自負。

一個大修行者最殊勝的徵兆,
並非生出光環,
或有非凡的吉祥夢兆,
或感受連綿的大樂,
或能預知我們痛苦的未來。

最殊勝的徵兆,
是他對物質上的獲益、名聲、
他人的敬仰或做為眾人的焦點,
毫不感到興趣。

~宗薩欽哲仁波切(Dzongsar Khyentse Rinpoche)
静虑林 Shi Ne Ling
静虑林 Shi Ne Ling一月 14
凡夫都有一個誤解,
以為此身此心是「我」。
一旦體證初果,
初階的聖者會有正確的見解——
此身此心都不是「我」。

在五蘊之中沒有「我」,
色非「我」,受非「我」,
想蘊非「我」,行蘊非「我」,
生滅在眼、耳、鼻、舌、身、心的六識也不是「我」,
並沒有「我」在哪裡,
惟有五蘊不斷地隨順因緣而運作變化。

當一個凡夫轉變成為聖者,
就會有新的父母——
佛陀好比是父親,佛法是母親,
所有的聖者們好比是我們的兄弟姐妹。

佛陀開示說:
初果須陀洹聖者是戒行圓滿之人,
但禪定只有一丁點,
智慧也只有一丁點。
戒行圓滿是因為他對於破戒的行為會生起羞愧心,
對於破戒後會造成的苦果具有畏懼心,
因而非常樂意於持守戒律。

初果須陀洹聖者的禪定只有一丁點,
此處所指的禪定並不是一般意義上的「進入禪定」中的止禪,
即便一個凡夫的禪定可以來到第七定與第八定,
在佛教之中依然不能稱他是有禪定的人。
此處所指的禪定僅僅存在於佛教之中——觀禪。

初果須陀洹聖者的智慧只有一丁點,
僅僅明白:「我」不存在——
擁有了正確的見地而已。
心的學習還不夠,
依然還習慣於執取此身此心。
就像是借了別人某樣東西,
雖然知道那不是自己的,
某日必須物歸原主,
但還是戀戀不捨,不想歸還。

初果須陀洹聖者是一位已經看見了路的人——
知道路在哪裡。
仿佛是在黑夜中迷失於茫茫大海的人,
已經知道燈塔在哪裡,陸地在哪裡,
然後繼續以同樣的原則修行,
即「有覺性,以安住且中立的心,照見身、心的實相」,
倘若因緣俱足,
法就會有次第的提升至二果斯陀含、三果阿那含,
最後徹底止息苦,證悟成為阿羅漢。

初果須陀洹聖者的再次出生,
無論如何也不會超過七世,
感覺生命駛入了溫馨的港灣,有了依靠,
在內心深處始終會有安全感。
無論今生面臨多麼苦與多麼難的事,
內心都會堅定——未來一定比現在更好。

~阿姜巴山(Ajahn Prasan Buddhakulsomsiri)
《法談一︰正確開發智慧的結果》
http://media.dhamma.com/books/psn2016.pdf?_ga=2.113865671.151190131.1563625978-287860437.1556760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