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慮林 Shi Ne Ling Monastery

尊勝噶瑪巴鄔金欽列多傑在2016年賜於寺名「ཞི་གནས་གླིང།」,譯為「静慮林」,在馬來西亞正式註冊為「Pertubuhan Meditasi Shi Ne Ling Malaysia」。 靜慮林的成立,主要以推廣佛法及禪修為目的,期許能為正法的延續盡一份心力。
靜慮林 Shi Ne Ling Monastery
靜慮林 Shi Ne Ling Monastery七月 9
事實上,
我們是無法選擇,
我們會碰到什麼樣的狀況。

在我們真實的生命中,
我們怎麼可能選擇,
我們今天所碰到的,
全是我們自己喜歡的?

在正常的情況下,
我們碰到喜歡的情況、
碰到喜歡的境界時,
緊隨而至的就是貪心。
我們碰到了不喜歡的境界,
緊隨而至的就是苦的感受和瞋心。

然而要記住一點:
最平常的,是最好的。

我們很多人,
還把「修行」定義得過於深奧。
事實上不是,
無論何時,我們有覺性(Sati),
那個時候,我們已經在修行了。

~阿姜巴山(Ajahn Prasan Buddhakulsomsiri)
謄、摘錄自「修行的關鍵是:在日常生活中培養覺性」
2019年12月22日A 27:09~29:13
(若內容與同聲翻譯原意有所不符,皆歸咎於版主個人的責任與過失。)

視頻開示:https://youtu.be/wGYkinRFpoc
靜慮林 Shi Ne Ling Monastery
靜慮林 Shi Ne Ling Monastery七月 8
世間首位證悟優婆夷
聞得信第一女居士──迦梨(Kāḷī)十一之七

向迦旃延尊者請法

那時,摩訶迦旃延尊者(Mahā Kaccāna)住在阿槃提國拘羅羅葛喇城的波樓多山(Pavatte Pabbata)中,迦梨常以飲食供養尊者。有一次,迦梨前往摩訶迦旃延尊者之處向尊者請法。摩訶迦旃延尊者與迦梨的對話,記載於《增支部•迦梨經》 (Kāḷīsuttaṃ)。

迦梨對摩訶迦旃延尊者請義:「尊者!世尊對魔羅女兒的提問 (注一),如此回答:

逮得勝義心寂淨,
降伏可愛喜悅軍。

獨坐禪悅覺樂住,
是故無伴於世間,
我皆無繫於友情。

尊者!應如何以世尊簡要略說的法要,作深廣詳細的理解呢?」

摩訶迦旃延尊者回答︰「姐妹!有一類沙門、婆羅門,以地遍入定為最勝,以此為目標。姐妹!世尊證知彼地遍入定而達最勝。由此證知而世尊見樂味、見過患、見出離、見道非道智見 。由於世尊見樂味、見過患、見出離、見道非道智見,他逮得利益、獲得心的寂滅。」

摩訶迦旃延尊者繼續闡述,世尊皆證知水遍、火遍、風遍、青遍、黃遍、赤遍、白遍、空遍、識遍入定而達最勝,由此證知而見樂味、過患、出離、道非道智見;見此故,他逮得利益,獲得心的寂滅。如是,世尊對於魔羅女兒的問題以該偈子回答,如此來詳細理解佛陀簡說的法要。

迦梨聽聞摩訶迦旃延尊者的說法後,歡喜隨喜,作禮而去。

當佛陀藉由洞見實相,而獲得利益及心的寂滅,此能解釋為何佛陀在世間並不需要與人為友,因為此利益及心的寂滅並不能從世間的伴侶或友誼中獲得。

摩訶迦旃延尊者進而解釋,有些人精通於某禪修業處,然而佛陀通達且證知所有禪修業處,了解十遍 (Kasiṇa)的不足之處而不執著;進而延伸至對任何事物皆不執著,如此解脫束縛,獲得利益及心的寂滅,因此佛陀在世間無伴侶,不落入世間之友誼。(待續)

~摘錄自《心微笑了——佛陀時代的女性證悟道跡》
下載鏈接:http://pc.cd/q08otalK

------------------------
注一:魔羅的三個女兒,即:渴愛(Taṇhā)、不樂(Arati)和貪欲(Ragā),欲誘惑擾亂佛陀而提問:「憂愁所致林中坐?求財或失求復得?汝於村內犯罪否?何故不與人交誼?何故無任何友情?」佛陀述說以上偈子作回答,記載於《相應部•魔女經》(Māradhītusuttaṃ)。迦梨針對佛陀的回答,向摩訶迦旃延尊者請益。
靜慮林 Shi Ne Ling Monastery
靜慮林 Shi Ne Ling Monastery七月 8
懶惰我們也修,
不懶惰我們也修,
所以說關於修行,
必須持續不停地修。

~Luang Por Cha
靜慮林 Shi Ne Ling Monastery
靜慮林 Shi Ne Ling Monastery七月 7
今天是三寶節,所以安排聽法,
來作為供養佛陀、憶念佛陀的一個工具。
我們來紀念非常重要的一天,
也就是佛陀第一次說法的時間,
也是(世間)第一天出現了聖弟子,
因此這是我們佛教徒非常重要的一天,
佛、法、僧在今天終於俱全了。

佛陀初次說法,教導的是出家人,
他教導的是五比丘,他們全部都是修行人。
佛陀一開始就先指出那些錯誤的,
想要來到正確之前,必須要先認識錯誤。

對修行人而言,錯誤只有兩種:
第一種是太鬆了,隨順煩惱習氣。
比如我們,無論是出家人還是居士,
如果我們真的想為了離苦而修行,
我們就不可以隨順自己的煩惱習氣去生活,
那怎麼都不會見法、不會獲得法。
所以我們要努力地去訓練自己,
別迷失在世間。

世間沒有什麼,
在起步的時候是甜的,
但是在最後就會遍體鱗傷,不會有別的。
無論世間多麼的舒適美妙,
一旦我們得到了,但到了某一點就會損失,
沒有什麼東西真正可以恆久。

但是,當我們迷失在世間的時候,
我們就會拼命地去追尋色、聲、香、味、觸,
也就是與我們接觸的那些事物,
我們心底裡面(覺得)很好玩的那些東西、
讓我們很享受的那些東西。
如果我們依然還迷失、依然還沈迷在世間,
那就不是真正的修行人。

因此,我們一定要懂得放下,
我們要放下色、聲、香、味、觸,
那稱之為在累積「出離波羅蜜」,
要從五欲中出離出來。

比如,出家人要出離欲界,
就無法從色、聲、香、味、觸裡尋找快樂,
那樣的快樂是含著焦灼的快樂,
獲得不久,我們就會損失。

如果我們真的有覺性、有智慧,
我們就別迷失在世間。
仰賴於活在這個世間,
透過去知道它而活在這個世間。

第二種出家人不能做的,
就是讓自己受苦,
拼命地壓制身、打壓心。

百分之百的修行人,
在起步階段全都是打壓自己,
一開始就會去打壓自己、強迫自己。
比如,我們什麼時候想到要修行,
我們就會開始打壓自己、打壓身。

比如想到安般念,
就會先開始打壓自己,
控制、打壓自己的呼吸;
經行的時候,
就會開始控制、打壓自己的走路,
全部都打壓。

一旦把自己的身體打壓到位,
就開始打壓心,
讓心一動不動的,讓心不自然。
如果這樣打壓的話,我們的心就會鬱悶,
心鬱悶,心沒有快樂;
心沒有快樂,禪定就不會生起。

有的人聽到這裡,也許會生起疑問:
我們在隨順煩惱習氣,會有快樂啊!
那就可以獲得快樂。

然而隨順煩惱習氣,
(快樂)是不會長久的。
有快樂,緊接著就會是散亂,
很快地就會想尋找別的色、聲、香、味、觸,
五欲方面的快樂,繼續去抓取。

因此,如果太鬆,
則不會獲得禪定,因為散亂;
然而打壓自己,控制身、打壓心,
完全是苦悶的,沒有快樂,
快樂不生起,則同樣也不會獲得禪定。

然而打壓自己、控制自己
和放任自己隨順煩惱習氣,
這兩者相比,
控制自己會更好一些。

在我們打壓、控制自己的時候,
我們有機會可以上升到善道,
但是不會抵達涅槃。
然而,隨順煩惱習氣,去到的會是惡道。
因此,在這錯誤的兩個極端,
先緊一些,好過於太鬆。
但是緊的話,只會去向善道,
不會體證道果、涅槃。

佛陀一開始就從這兩項事物入手,
一開始就講說,有兩類法,
對於出家人、修行人而言,不適合去品嚐的。
實際上,佛陀說的出家人,指的是五比丘,
然而我們大部分的人是居士。
如果我們真心修行,就要讓我們的心出家,
至少透過五戒來讓我們的心出家。
提醒自己,我們不要迷失在世間,
我們要精進修行,
直到有一天可以來到純淨無染、解脫自在。
居士是可以做得到的,不是說做不到。

~隆波帕默尊者(Luangpor Pramote Pamojjo)
謄、摘錄自2020年7月5日 法談 00:27~06:53
(若內容與同聲翻譯原意有所不符,皆歸咎於版主個人的責任與過失。)

來源:https://mp.weixin.qq.com/s/HS-MPkL6nOGW15oOghA8TQ

YouTube視頻:https://youtu.be/OnQ9eNlRMzU
靜慮林 Shi Ne Ling Monastery
靜慮林 Shi Ne Ling Monastery
靜慮林 Shi Ne Ling Monastery七月 7
世間首位證悟優婆夷
聞得信第一女居士──迦梨(Kāḷī)十一之六

當佛陀《轉法輪經》說法結束時,憍陳如比丘(Koṇḍañña)生起遠塵離垢的法眼,得知「凡有集法者,皆有此滅法」而證得須陀洹果。佛陀歡喜讚歎:「憍陳如已證悟!憍陳如已證悟!」由此,憍陳如被稱為阿若憍陳如(Aññā Koṇḍañña)。當時,一億八千萬梵天亦同證須陀洹果。

阿若憍陳如比丘已見法,對佛陀說:「世尊!我願在世尊前,出家得具足戒。」

佛陀伸出金色之手,對阿若憍陳比丘如作如是說:「善來!比丘!我已善說法,你當精勤,為滅苦盡而行梵行。」由此,阿若憍陳如比丘現出家相,具備衣缽等,得具足戒。

當日,佛陀在仙人墮處進入雨安居。凌晨時分,薩達其羅夜叉及雪山夜叉率領一千眷屬前往謁見並禮敬佛陀。佛陀當時依然保持之前宣說《轉法輪經》時的跏趺坐。薩達其羅夜叉及雪山夜叉向佛陀請法,他們聽聞佛陀說法後,同證須陀洹果。

那一夜,迦梨誕下一位男嬰,名為首樓那(Soṇa)。由於她為兒子戴上價值一億的耳環,因此她的兒子被稱為首樓那億耳(Soṇa Kuṭikaṇṇa)。

次日,佛陀繼續留在精舍,不外出托缽,以教導婆頗比丘(Vappa),其餘四人則出外托缽。當日午前,婆頗比丘即證得須陀洹果。第三日亦同,佛陀教導跋提耶比丘(Bhaddiya),跋提耶比丘在當日證得須陀洹果,第四日摩訶男比丘(Mahānāma)證得須陀洹果,第五日阿說示比丘(Assaji)證得須陀洹果。他們都在佛陀尊前成為善來比丘,僧團在世間正式成立。

第六日,佛陀為五比丘宣說無我相經 (Anattalakkhaṇasuttaṃ),法筵結束時,五比丘皆證得阿羅漢果,此時世間共有六位阿羅漢。

迦梨在王舍城稍住一些時日後,帶著兒子首樓那億耳回到阿槃提國拘羅羅葛喇城。迦梨在尚未見過佛陀,未曾聞法的情況下,僅僅透過聽聞夜叉的交談,即對佛陀生起全然的信心,由此證得須陀洹果。

有一次,佛陀在祇樹給孤獨園說法時,向大眾說︰「比丘們!在我的女居士弟子中,隨聞得信者,以家婦迦梨女居士為第一。」 (待續)

~摘錄自《心微笑了——佛陀時代的女性證悟道跡》
下載鏈接:http://pc.cd/q08otalK
靜慮林 Shi Ne Ling Monastery
靜慮林 Shi Ne Ling Monastery七月 7
修行的核心為何?
它的核心重點在於:
從一早睜開眼睛,
到晚上睡覺之前,
都要有覺性(Sati)。

行、住、坐、臥,有覺性,
吃、喝、拉、撒、說、想,有覺性。

如果心是醒的,
有在覺知自己,
無論做什麼,
全部都是修行。

~阿姜巴山(Ajahn Prasan Buddhakulsomsiri)
謄、摘錄自「修行的關鍵是:在日常生活中培養覺性」
2019年12月22日A 9:46~10:37
(若內容與同聲翻譯原意有所不符,皆歸咎於版主個人的責任與過失。)

視頻開示:https://youtu.be/wGYkinRFpo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