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虑林 Shi Ne Ling

2016年尊貴的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鄔金欽列多傑賜於寺名「ཞི་གནས་གླིང།」,譯為「静虑林」。2017年1月,静虑林正式註冊為「Pertubuhan Meditasi Shi Ne Ling Malaysia」。 静虑林的成立,主要以推廣佛法課程及禪修為目的,期許能為正法的延續盡一份心力。
静虑林 Shi Ne Ling
静虑林 Shi Ne Ling十月 20
重中之重是覺性(sati)

隆波的寮房所在的區域,
不同於禪堂這里的空曠。
寮房置身於森林,樹木繁茂,
溫度低於這里2~3度。

森林裡面非常清涼,
隆波坐著觀察動物們:
哎!動物們在缺乏覺性的時候,
真是非常危險。

而如果我們缺乏覺性的話,
比如,現在悠閑地坐在禪堂里,
是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如果在開車的時候,
或者過馬路的時候缺乏覺性,
就有點危險了。

動物們身處於大自然,
沒有庇護所,它們必須自我保護。
何時缺乏覺性,也許就是死期。

畜生道的眾生們身處低等的惡道,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稍不留神,就會成為盤中餐。
遵循「弱肉強食」的自然法則。

動物們在進食的時候,是帶著覺性的,
但還不至於來到 「四念處的覺性」,
它們擁有的只是普通的覺性。

吃東西時,謹小慎微,戒備森嚴,
只要一有風吹草動,就馬上進入戰備
——夾著尾巴逃命要緊。
溜之大吉後再偷窺一下:還有危險嗎?
如果沒有危險了,就很快出來繼續吃。
動物的生命是朝不保夕的,
它們必須異常地小心謹慎。

而我們覺得自己性命無憂,
乾脆就過分疏忽大意——
不斷放任心去迎合煩惱習氣。

倘若能夠意識到:
自己什麼時候都可能會死,
就不會像現在這樣疏忽大意了。

~隆波帕默尊者(Luang Por Pramote Pamojjo)
開示︰2018年4月21日
静虑林 Shi Ne Ling
静虑林 Shi Ne Ling十月 19
我們所追求的,
恰恰是智者所捨棄的

我們每個人都希望自己可以出人頭地。
我們想發財,
想擁有這個,
想擁有那個。
我們拼命所追求的那些事物,
反而恰恰是那些有智慧的人所扔下的。
他們沒有看到這些東西有任何的價值與意義,
所以他們把這些東西徹底的扔掉了。

我們想要出人頭地,
想要成為省長、部長、總統……
想要成為國內首富。
等成為國內首富後又想成為世界首富……
欲望永無止盡,
而我們拼命所追求的這些事物其實毫無意義,
因為這些事物並不會帶我們離苦。

我們已經出生了,
由於我們不想苦,
於是我們拼命的努力和掙扎。
我們想獲得這個,
想獲得那個,
我們想做這個,
想做那個,
我們不停的做來做去就是為了讓自己不苦。

我們想發財,
因為我們以為自己有了錢以後就會不苦,
沒有錢就會苦,
想消費卻囊中羞澀。
一旦有了一定的社會地位,
等溫飽問題解決了,
我們又會想要傳宗接代,
想要有老婆,
想要有孩子,
我們就這樣不斷地“想”下去;
等有了老婆、孩子,
又想要比以前更有錢。
解決一個人的溫飽問題已經夠多了,
現在還需要解決好幾個人的溫飽問題。

一旦錢多了起來,
我們就會覺得不安全。
有時候我們也許會被有權有勢的人壓榨剝削,
這時我們就會想要自己也可以有權有勢。
等真的有權有勢以後我們就安全了嗎?

沒有,
我們還會不停地找可以保佑自己刀槍不入或者步步高升的佛牌,
因為我們心裡沒有安全感。

我們想有快樂,
於是我們不斷地找這個,找那個,
不停地找,
但是我們始終都無法找到快樂。

小時候有誰會想到畢業了會有快樂的?
誰曾經想過的,請舉一下手。
隆波也舉手,而且舉雙手,
然後快樂了嗎?
沒有。

我們以為如果有了這個,
我們就會快樂,
如果有了那個就會快樂。
但當我們真正擁有的時候,
卻發現並非如此。

隆波帕默尊者︱法談摘錄
2019年10月12日
https://mp.weixin.qq.com/s/Bi_a2MiPQvK7yJBT2SGg0A
静虑林 Shi Ne Ling
静虑林 Shi Ne Ling十月 19
所謂不忘失覺知,
意思是念頭生起時,
要做的就是覺知它,

你要把握住的是你那種清晰、不用力的覺知,
不需要對念頭做任何評估或批判,
只是去輕輕的覺知每一個生起的念頭。

~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鄔金欽列多傑(HH Karmapa)
静虑林 Shi Ne Ling
静虑林 Shi Ne Ling十月 18
動機純凈

做功德,布施,打坐,
修習毗缽舍那的時候,
要懂得:以純凈的動機去做。

如果是為了「拿出去」,
為了斷離煩惱而做,
則屬動機純凈。

若是為了迎合煩惱,
則是動機不純。

比如,放生魚、放生牛之後許願︰
希望生命好起來,像牛一樣健壯長壽。
希望魚兒和牛兒們,帶走疾病與厄運。
這樣做,是為了「拿進來」,
只能得到一丁點功德。

這樣的功德並不純凈,
沒有智慧相伴,
並不知道「為何而做」。
看起來是行善,
事實上,卻是被煩惱習氣所驅使。

比如,中國新年的時候,
一定要去參加九座寺廟的戒堂奠基。
覺得「九座」才吉祥。

那樣做,是為了獲得利益。
而並不是想到說:
建造戒堂等設施,
可以方便法師們處理僧團內務。
能更好地護持戒律,護持僧眾。

如果只是想到:
自己可以從中獲取什麼。
這樣的布施與功德,並不純凈。

或者,有人持戒是為了高人一等,
批判別人沒有戒。
這樣也屬於「不純凈」。

曾經見過嗎?
那些持戒了的人四處炫耀,
指責別人沒有戒。

曾經在哪裡見過?
不用去別處找,這裡就有了。
返觀自己,很快就會碰到了。

每一個人,
都按捺不住「心高氣傲」。

打坐時看見這個、看見那個。
有的出家人,打坐的時候想去看居士的心,
想要看見過去,看見未來。
以便四處宣揚來獲得供養。
這樣便是不乾淨的了。

要明白:修習毗缽舍那,
是為了探究自身的實相,
而不是為了證悟道、果、涅槃。

修行之後,指望證悟道、果、涅槃。
那麼在內心深處,依然潛藏著貪心。

如果只求一點點,那麼就求--
希望能夠照見身心的實相,
這樣會乾淨些。

如果一直想「什麼時候見法啊」,
就不會見法了。
心貪了就會散亂,
禪定就不會生起了。

~隆波帕默尊者(Luang Por Pramote Pamojjo)
開示︰2018年4月21日
静虑林 Shi Ne Ling
静虑林 Shi Ne Ling十月 17
女居士之秤與量
威魯堪達奇雅難陀母(Veḷukaṇḍakiyā Nandamātā)三之三

六支布施福德海聚

那時,佛陀在舍衛城祇樹給孤獨園(Jetavana)。佛陀以清淨天眼,觀察到住在威魯堪達城的難陀母,向舍利弗尊者、目犍連尊者為上首的比丘眾,作六支具足的布施。佛陀以此契機向比丘們說法,此說法記載於《增支部•六支布施經》 (Chaḷaṅgadānasuttaṃ)。

佛陀對眾比丘說:「比丘們!住在威魯堪達城的難陀母,向舍利弗、目犍連為上首的比丘眾,作六支具足的布施。何為六支具足的布施呢?」

「比丘們!施者有三支;受者有三支。」

「施者有哪三支呢?比丘們!在此,世間有布施者,施前是愉悅的,施時是心歡喜的,施後是歡悅的,這是施者的三支。」

「受者有哪三支呢?比丘們!受者是已離貪的人,或是正在精勤調伏貪的人;是已離瞋的人,或是正在精勤調伏瞋的人;是已離癡的人,或是正在精勤調伏癡的人。這是受者的三支。如此,施者有三支、受者有三支。比丘們!這是六支具足的布施。」

「比丘們!如此具足六支的布施,不容易計取其福德之量,說:『有這麼多福德的積聚、善的積聚、樂的收益、導向生天、安樂的果報、有利於在天界,導向可喜、可愛、可意、利益與安樂的果報。』而只能稱為不能計算、不可量的大福德聚。」

「比丘們﹗譬如大海的水量,不容易計取其量,而說『有這麼多升水』或『有這麼多百升水』或『有這麼多千升水』或『有這麼多十萬升水』。而只能稱為不能計數、不可量的大水聚。比丘們!同樣地,具足六支的布施,不容易計取其福德之量,說:『有這麼多福德的積聚、善的積聚、樂的收益、導向生天、安樂的果報、有利於在天界,導向可喜、可愛、可意、利益與安樂的果報。』而只能稱之為不能計算、不可量的大福德聚。」

佛陀如此讚歎難陀母的布施。佛陀更提出難陀母為女居士弟子當中的榜樣。

在《增支部》記載,佛陀讚譽難陀母為女居士的衡量基準︰「諸比丘!有信心之優婆夷作希求時,應作如是正當之希求,我當如久壽多羅優婆夷、及威魯堪達奇雅難陀母。諸比丘!彼等久壽多羅優婆夷、及威魯堪達奇雅難陀母,是我等優婆夷女弟子之秤、之量。」

《相應部》記載︰「諸比丘!有一具信之優婆夷,對己所慈愛之女,如是說:『汝應如久壽多羅優婆夷、威魯堪達奇雅難陀母優婆夷。』諸比丘!久壽多羅優婆夷與威魯堪達奇雅難陀母,乃我弟子優婆夷中之秤、量。」

威魯堪達奇雅難陀母已斷除欲界的煩惱,對五欲已不再染著。阿那含果的聖者捨報後,將出生在色界或無色界,就在該處入涅槃,不復再生於欲界。

~摘錄自《心微笑了-佛陀時代的女性證悟道跡》
静虑林 Shi Ne Ling
静虑林 Shi Ne Ling十月 16
女居士之秤與量
威魯堪達奇雅難陀母(Veḷukaṇḍakiyā Nandamātā)三之二

自證殊勝未曾有法

難陀母對舍利弗尊者說︰「尊者!對我而言,這並不是我唯一具有的不可思議、未曾有法,我還具有其他的不可思議、未曾有法。尊者!我有一位可愛、悅意的獨生子,名為難陀。但是,國王依某種原因將他帶走,再以暴力奪取他的生命。尊者!在兒子被捕或正被捕之時、被傷害或正被傷害之時、被殺或正被殺之時,我知道我的心並沒有變異。」

「真不可思議,難陀母!未曾有,難陀母!你甚至能淨化心的生起。」

「尊者!對我而言,這並不是我唯一具有的不可思議、未曾有法,我還具有其他的不可思議、未曾有法。尊者!我的丈夫死後,投生在某夜叉界,他對我顯現過往的身形。但是依於此因緣,我知道我的心並沒有變異。」

「真不可思議,難陀母!未曾有,難陀母!你甚至能淨化心的生起。」

「尊者!對我而言,此並非我僅有的不可思議、未曾有法,我尚有其他的不可思議、未曾有法。尊者!自從我年輕時,嫁給年少的丈夫以來,對於丈夫,即使是心意都不曾背叛他,更何況是以身背叛。」

「真不可思議,難陀母!未曾有,難陀母!你甚至能淨化心的生起。」

「尊者!對我而言,這並不是我唯一具有的不可思議、未曾有法,我還有其他的不可思議、未曾有法。尊者!自從我宣告成為優婆夷後,我知道自己不曾故意違犯任何戒。」

「真不可思議,難陀母!未曾有,難陀母!」

「尊者!對我而言,此並非我唯一具有的不可思議、未曾有法,我亦有其他的不可思議、未曾有法。尊者!此處若我願意,則能離欲、離不善法,進入住於有尋、有伺,由離而生喜、樂的初禪;以尋、伺的平息,內潔淨、一心,進入住於無尋、無伺,由定而生喜、樂的第二禪;以喜的褪去,安住於平靜,正念、正知,以身受樂,進入住於聖者宣說的『平靜、具念、樂住』的第三禪;以樂的捨斷、苦的捨斷,先前的喜、憂已滅沒,進入住於不苦不樂,捨念清淨的第四禪。」

「真不可思議,難陀母!未曾有,難陀母!」

「尊者!對我而言,這並非我唯一不可思議、未曾有法,我尚有其他的不可思議、未曾有法。尊者!依世尊所說的五下分結,我未見這當中,有任何自己尚未捨斷的。」

「真不可思議,難陀母!未曾有,難陀母!」

那時,舍利弗尊者對難陀母宣說法要,令她激勵及歡喜,隨後從座而起離去。

難陀母將此布施功德回向毘沙門天王,毘沙門天王為表達感激,以穀米裝滿難陀母的糧倉,如此延續直至難陀母命終。(待續)

~摘錄自《心微笑了-佛陀時代的女性證悟道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