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虑林 Shi Ne Ling

2016年尊貴的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鄔金欽列多傑賜於寺名「ཞི་གནས་གླིང།」,譯為「静虑林」。2017年1月,静虑林正式註冊為「Pertubuhan Meditasi Shi Ne Ling Malaysia」。 静虑林的成立,主要以推廣佛法課程及禪修為目的,期許能為正法的延續盡一份心力。
静虑林 Shi Ne Ling
静虑林 Shi Ne Ling十一月 12
要記住,
我們真正要學的東西並不多。

持戒。訓練覺性,
身體動,覺知,心動,覺知,
身體運動變化,不斷地去有覺性。

在我們訓練覺性的時候,
覺性就會越來越強大,
禪定也會慢慢好起來,
心力就會不斷增長。

接下來我們就去訓練另外一個工具,
也就是訓練心安住。
也就是修行某一種禪法,
不斷地去及時地知道心的跑掉,
這樣我們就會不時地獲得心安住的狀態。
直到心能夠牢牢地記得心迷失的狀態,
那時候在我們沒有任何刻意的情況下,
禪定就會自行生起,
安住的狀態就會自行生起。

但是天下並沒有免費的午餐,必須訓練。
我們每一天都要做固定形式的練習。
固定形式的練習是為了訓練讓覺性能夠更加頻繁地生起、能夠更加強大,
心安住的狀態越來越多。

其他的時間,
我們就在這個世間繼續去打拼,
在日常生活中去發展覺性。

眼睛看到了圖像,
心裡造作出什麼樣的感覺,
我們就要及時地知道。

耳朵聽到了聲音,
心造作出苦、樂、好、壞,
它造作了之後,
我們才去知道、去感覺到。

鼻子聞到了氣味,
有時候是香的氣味,
有時候是不香的氣味,
有時候是滿意的氣味,
有時候是不滿意的氣味。
當鼻子聞到了氣味,
心造作出了好、壞、苦、樂之後,
我們才去及時地知道。

我們想去哪裡吃好吃的,就去那裡吃。
當我們的舌頭嘗到味道之後,
心裡造作出了感覺,
感覺造作出來之後,
我們有覺性去及時地知道。

或者我們去到某個地方的時候,
我們的身體接觸到外界,
有的地方熱,有的地方冷,有的地方溫暖,
有的地方硬,有的地方軟。
當我們的身體接觸外界之後,
心裡造作出了感覺,
感覺生起來之後,
我們有覺性去及時地知道。

心必須要想。
有時候心會想好的,
有時候心會想壞的。
想了之後,有很多感覺就會生起,
當感覺生起了之後,
我們有覺性去及時地知道。

我們並不去逃避接觸所緣。
發展覺性,訓練心安住,
然後在日常生活中發展覺性,
到社會上去繼續戰鬥。
去到哪裡都能修行。
就算去到並不安全、並不安寧的地方,
我們依然可以修行。

~阿姜巴山(Ajahn Prasan Buddhakulsomsiri)
静虑林 Shi Ne Ling
静虑林 Shi Ne Ling十一月 12
去觀察自己的心

去讀自己的心,
就好像是讀一本書,
一本最有意義的書。

這樣的書如果我們可以讀懂,
可以背出來,
接下來就不會再苦了。

世間的書看了之後,
不過如此而已,
一會兒就忘記了。
如果我們觀自己的心,
是不會忘記的。
我們看到的是真相,
不是想出來的。

法如果是通過思維出來的,
通過看書或者看youtube獲得的,
不久之後就會全部忘記。

但如果是觀自己的心所獲得的法,
這是不會忘記的,
它可以跟隨我們生生世世。

~隆波帕默尊者(Luang Por Pramote Pamojjo )
2018年12月31日A 法談摘錄
https://mp.weixin.qq.com/s/l3Sv0ivVKZQX0cNhi55-2g
静虑林 Shi Ne Ling
静虑林 Shi Ne Ling十一月 12
菩薩五百世之母親
可倚信第一女居士——那拘羅母(Nakulamātā)四之四

轉生可意天人法

《增支部•那拘羅母經》 (Nakulamātāsuttaṃ)記載佛陀對那拘羅母的教誡。有一次,佛陀住在婆祇國孫須摩羅山恐怖林中之鹿苑。那時,那拘羅母前往佛陀的住處,禮敬佛陀而坐於一面。

佛陀對坐在一面的那拘羅母說:「那拘羅母﹗成就八法的女人,身壞命終之後,將轉生成為可意天眾的同伴。哪八法呢?」

「那拘羅母!在此處,有女人的父母為其女兒尋求利益,出於哀愍令她嫁人。對所嫁的丈夫,她比其早起及晚睡,且能妥善作事務,並順從丈夫之意、常實踐愛語。」

「對於丈夫所尊重的父母、沙門及婆羅門,她恭敬、尊崇他們。倘若他們到訪,她提供座位及水來迎接。」

「對於丈夫的事業,無論是羊毛或綿,她能靈巧且敏捷地作而不懈,具備足以執行及安排工作的適當方法與思察。」

「她了知丈夫家中的人——奴婢、使役、僮僕。她善知他們已作及未作的工作,她了知病者身體的強弱,適量地分發飲食給每一個人。」

「舉凡丈夫所帶回來的財、穀、銀、金,她守護且保護,她不揮霍、不盜取、不酩酊大醉、不令其損壞。」

「她是優婆夷,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

「她具有戒行,離殺生、離不與取、離欲邪行、離妄語、離飲酒。」

「她具有捨,以遠離慳垢的心而住在居家,自在施捨、親手布施、歡喜棄捨,對於乞討者來者不拒,樂於布施。」

「那拘羅母!成就如是八法的女人,身壞命終之後,將轉生成為可意天眾的同伴。」

十萬劫宿願圓成

那拘羅母被佛陀讚譽為「可倚信第一女居士」,此源於過去的願心。十萬劫前,在勝蓮華佛(Padumuttara Buddha)的教法時期,那拘羅母出生於鵞城(Haṃsavatī)。她聽聞勝蓮華佛說法,佛陀當時讚譽一位女居士,並置她為「可倚信第一」。她聽聞後歡喜,希求此功德與殊榮,於是供養以佛陀為首的僧團,並發如是願。那拘羅父亦聽聞佛陀讚譽一位男居士,置他為「可倚信第一」,他也希望能獲得此殊譽,於是供養以佛陀為首的僧團後,作如是發願。

當他們捨報後,十萬劫間僅在人間與天界流轉,直至喬達摩佛的教法時期,他們居住在婆祇國孫須摩羅山。

那拘羅母及那拘羅父夫婦同為須陀洹果聖者,他們不曾有一刻背叛過彼此的忠誠。他們之間有著純淨的愛,彼此一同持守梵行,相互在聖道上精進,堪為佛陀教法中的典範夫婦。

~摘錄自《心微笑了-佛陀時代的女性證悟道跡》
静虑林 Shi Ne Ling
静虑林 Shi Ne Ling十一月 12
我們對自己的生命一無所知。
當我們開始修行,修行到一定程度,
我們的生命就可以跟當下在一起。

大多數的人一直在迷失,
想到過去,想到未來。

如果是年紀更大的時候,
就想到過去;
小的時候,是更多地想到未來;
年輕的時候,是想到未來
要去找工作、去掙錢。

但事實上,我們並不知道
自己的生命中會發生什麽,
我們全然不知道。

我們與自己所愛的人
什麽時候分離都是有可能的,
充滿的只有不確定。

這個生命充滿的只有不確定,
我們並不知道自身會發生什麽。

昨天有誰買彩票嗎,今天或昨天?
我們買彩票,
希望自己可以中,但是老也不中。
不過有些人也中,這也是不確定的。
我們並不知道
我們是會更貧窮還是會更富有。
沒有什麽是確定的。

為什麽我們一定要放任自己的生命
處在不確定當中呢?
我們要提升,提升自己。
最重要的就是
去對生命生起真正的領悟。

~隆波帕默尊者(Luang Por Pramote Pamojjo)
2018年12月31日A 法談摘錄
https://mp.weixin.qq.com/s/l3Sv0ivVKZQX0cNhi55-2g
静虑林 Shi Ne Ling
静虑林 Shi Ne Ling十一月 11
不要忘記自己,
必須自我檢討,觀察自己,
不要去看別人,不要去批評別人。

Luang pu kao
静虑林 Shi Ne Ling
静虑林 Shi Ne Ling十一月 11
菩薩五百世之母親
可倚信第一女居士——那拘羅母(Nakulamātā)四之三

罹病丈夫得勸諭

那時,佛陀住在婆祇國孫須摩羅山恐怖林鹿苑。有一次,那拘羅父罹病,因病情嚴重而十分痛苦。那時,那拘羅母對他的丈夫作出智慧的勸誡,記載於《增支部•那拘羅父經》 (Nakulapitusuttaṃ )。

那拘羅母來到罹病丈夫的床邊,溫柔地告訴那拘羅父說:「長者!你命終的時候,不要心有罣礙,有罣礙地死去是苦的。而且,有罣礙地死去被世尊所訶責。」

「長者!倘若你作如是想:『在我死之後,那拘羅母將無法養育孩子,不能經營家居。』長者!你別作如是想。我善巧於紡綿及編織。在你逝世之後,我能養育孩子,經營家居。因此,你命終之際,別心有罣礙,有罣礙地死去是苦的。而且,有罣礙地死去被世尊所訶責。」

「長者!倘若你作如是想:『在我逝世後,那拘羅母將改嫁至他家。』長者!別作如此想。你與我都知道,我們十六年來嚴守在家梵行。因此,長者!你命終之際不要有罣礙,有罣礙地死去是苦的,有罣礙地死去被世尊所訶責。」

「倘若你如是想:『在我逝世之後,那拘羅母將不想謁見世尊,也不想謁見比丘僧。』但是,長者!切莫作如此想。在你逝世之後,我將更想謁見世尊,更想謁見比丘僧。因此,長者!你命終之際,切勿罣礙,有罣礙地死去是苦的。再者,有罣礙地死去被世尊所訶責。」

「長者﹗倘若你作如是想:『那拘羅母在我逝後,沒有圓滿諸戒。』然而,你別作如是想。長者!在世尊的白衣在家女弟子當中,有圓滿戒的人,我是那其中之一。若對這存有懷疑或疑慮的人,世尊正住在婆祇國孫須摩羅山恐怖林鹿苑,可前往詢問世尊。因此,長者!你命終之時勿罣礙,有罣礙地死去是苦的。而且,有罣礙地死去被世尊所訶責。」

「倘若長者你如是想:『那拘羅母內心沒有獲得寂止。』但是,長者!切勿如是想。在世尊的白衣在家女弟子當中,有獲得內心寂止的人,我是她們其中之一。若對此抱有懷疑或疑慮的人,世尊正住在恐怖林鹿苑,可前往向世尊查證。因此,長者!你命終之時勿罣礙,有罣礙地死去是苦的。再者,有罣礙地死去被世尊所訶責。」

「長者﹗倘若你作如此想︰『那拘羅母在這法及律中,未得證入、未得安住、未得蘇息、未度疑、未離惑、未得無畏、仰賴他人而未住導師之教中。』然而,長者!別作如是見。在世尊的白衣在家女弟子當中,在此法及律已得證入、已得安住、已得蘇息、已度疑、已離惑、已得無畏、不仰賴他人而住導師之教中者,我是她們其中之一。然而,若對此抱有懷疑或疑慮的人,世尊正住在恐怖林鹿苑,可前往詢問世尊。因此,長者!你命終之時勿罣礙,有罣礙地死去是苦的,有罣礙地死去被世尊所訶責。」

她丈夫聽聞那拘羅母所說出的真實語後,他的病就奇蹟似地立即痊癒,從此完全脫離病痛,他的重病就如此滅去了。

那拘羅父在脫離病痛、痊癒不久後,前往佛陀的住處。抵達後,他向佛陀禮敬,並坐於一面。佛陀對那拘羅父說︰「長者!這對你有利益﹗長者!這對你有善利﹗那拘羅母憐憫你、為帶給你利益,而對你作勸誡及教誡。」

佛陀繼續說︰「長者!在我的白衣在家女弟子當中,圓滿其戒的人,那拘羅母是其中之一。長者!在我的白衣在家女弟子當中,獲得內心寂止的人,那拘羅母是其中之一。長者!在我的白衣在家女弟子當中,在這法、律中,為已得證入、已得安住、已得蘇息、已度疑、已離惑、已得無畏、不仰賴他人而住導師之教中者,那拘羅母是其中之一。長者!這對你有利益﹗長者!這對你有善利﹗那拘羅母出於憐憫、為利益你,而對你作勸誡、教誡。」

那拘羅母雖然過著居家生活,但是內心卻對世間有著出離之心。她對病重丈夫的一番話語,印證她在佛法上的體悟。佛陀隨後亦讚譽那拘羅父具備六種特質︰對佛不壞淨、對法不壞淨、對僧團不壞淨、對聖戒不壞淨、對聖智不壞淨、對聖解脫不壞淨。

有一次,佛陀在祇樹給孤獨園說法時,向大眾說︰「比丘們﹗在我的女居士弟子中,可倚信者,以那拘羅母居士婦為第一。」 而那拘羅父被佛陀譽為男居士弟子中,可倚信者第一。 (待續)

~摘錄自《心微笑了-佛陀時代的女性證悟道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