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部|MN 63|小摩倫迦經 Cūḷamālukya Sutta

蕭式球譯

六十三.小摩倫迦經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的祇樹給孤獨園。

  這時候,摩倫迦子尊者在靜處的時候,內心這樣反思:“為什麼世尊不解說、不理會、不回應 ‘世間是常’ 、 ‘世間是斷’ 、 ‘世間有邊’ 、 ‘世間沒有邊’ 、 ‘生命和身體是同一樣東西’ 、 ‘生命是一樣東西,身體是另一樣東西’ 、 ‘如來死後還存在’ 、 ‘如來死後不存在’ 、 ‘如來死後既存在也不存在’ 、 ‘如來死後既不存在也不是不存在’ 這些論點呢?我不喜歡世尊不為我解說這些論點,我不接受世尊不為我解說這些論點。我要去世尊那裏問他這些義理,如果世尊為我解說,我便在世尊座下修習梵行;如果世尊不為我解說,我便會放棄修學,返回低俗的生活之中。”

  於是,摩倫迦子尊者在黃昏離開靜處去世尊那裏,對世尊作禮,坐在一邊,然後把以上的事情告訴世尊,更對世尊說:“大德,如果世尊知道 ‘世間是常’ 的話,請世尊為我解說 ‘世間是常’ 的道理;如果世尊知道 ‘世間是斷’ 的話,請世尊為我解說 ‘世間是斷’ 的道理。如果世尊不知道 ‘世間是常’ 或 ‘世間是斷’ 的話,一個不知不見的人要率直地說自己不知不見。

  “如果世尊知道 ‘世間有邊’ 的話,請世尊為我解說 ‘世間有邊’ 的道理;如果世尊知道 ‘世間沒有邊’ 的話,請世尊為我解說 ‘世間沒有邊’ 的道理。如果世尊不知道 ‘世間有邊’ 或 ‘世間沒有邊’ 的話,一個不知不見的人要率直地說自己不知不見。

  “如果世尊知道 ‘生命和身體是同一樣東西’ 的話,請世尊為我解說 ‘生命和身體是同一樣東西’ 的道理;如果世尊知道 ‘生命是一樣東西,身體是另一樣東西’ 的話,請世尊為我解說 ‘生命是一樣東西,身體是另一樣東西’ 的道理。如果世尊不知道 ‘生命和身體是同一樣東西’ 或 ‘生命是一樣東西,身體是另一樣東西’ 的話,一個不知不見的人要率直地說自己不知不見。

  “如果世尊知道 ‘如來死後還存在’ 的話,請世尊為我解說 ‘如來死後還存在’ 的道理;如果世尊知道 ‘如來死後不存在’ 的話,請世尊為我解說 ‘如來死後不存在’ 的道理。如果世尊不知道 ‘如來死後還存在’ 或 ‘如來死後不存在’ 的話,一個不知不見的人要率直地說自己不知不見。

  “如果世尊知道 ‘如來死後既存在也不存在’ 的話,請世尊為我解說 ‘如來死後既存在也不存在’ 的道理;如果世尊知道 ‘如來死後既不存在也不是不存在’ 的話,請世尊為我解說 ‘如來死後既不存在也不是不存在’ 的道理。如果世尊不知道 ‘如來死後既存在也不存在’ 或 ‘如來死後既不存在也不是不存在’ 的話,一個不知不見的人要率直地說自己不知不見。”

   “摩倫迦子,我曾否對你這樣說過:‘摩倫迦子,來吧,在我座下修習梵行,我將會為你解說 “世間是常” 、 “世間是斷” 、 “世間有邊” 、 “世間沒有邊” 、 “生命和身體是同一樣東西” 、 “生命是一樣東西,身體是另一樣東西” 、 “如來死後還存在” 、 “如來死後不存在” 、 “如來死後既存在也不存在” 或 “如來死後既不存在也不是不存在” 這些道理’ ?”

  “大德,沒有。”

  “摩倫迦子,你曾否對我這樣說過:‘大德,世尊為我解說 “世間是常” 、 “世間是斷” 、 “世間有邊” 、 “世間沒有邊” 、 “生命和身體是同一樣東西” 、 “生命是一樣東西,身體是另一樣東西” 、 “如來死後還存在” 、 “如來死後不存在” 、 “如來死後既存在也不存在” 或 “如來死後既不存在也不是不存在” 這些道理,我才會在世尊座下修習梵行’ ?”

  “大德,沒有。”

  “摩倫迦子,聽你所說,我不曾對你說過,在我座下修習梵行我會為你解說這些道理;你也不曾對我說過,我為你解說這些道理你才會在我座下修習梵行。你這愚癡的人,為什麼你這樣來誣蔑我呢!

  “摩倫迦子,如果有人這樣說:‘如果世尊不為我解說 “世間是常” 、 “世間是斷” 、 “世間有邊” 、 “世間沒有邊” 、 “生命和身體是同一樣東西” 、 “生命是一樣東西,身體是另一樣東西” 、 “如來死後還存在” 、 “如來死後不存在” 、 “如來死後既存在也不存在” 、 “如來死後既不存在也不是不存在” ,我便不會在世尊座下修習梵行。’ 摩倫迦子,這人將會直至命終,如來也不會為他解說這些問題。

  “摩倫迦子,就正如一個中了箭的人,那支箭塗上了劇毒,他的親友找來一位醫生為他治療箭傷。但他這樣說:‘如果我不知道射傷我的人是剎帝利、婆羅門、吠舍還是首陀羅,我便不會把箭拔出來。’  ‘如果我不知道射傷我的人是什麼姓名、什麼種族,我便不會把箭拔出來。’  ‘如果我不知道射傷我的人是高、是矮還是中等身材,我便不會把箭拔出來。’  ‘如果我不知道射傷我的人是黑膚色、棕膚色還是黃膚色,我便不會把箭拔出來。’  ‘如果我不知道射傷我的人住在哪個村落、哪個市鎮、哪個都城,我便不會把箭拔出來。’  ‘如果我不知道用來射傷我的武器是弩還是弓,我便不會把箭拔出來。’  ‘如果我不知道用來射傷我的弓弦是植物所造還是筋腱所造,我便不會把箭拔出來。’  ‘如果我不知道射傷我的箭,箭身是蘆葦還是其他植物,我便不會把箭拔出來。’  ‘如果我不知道射傷我的箭,箭尾是鷲、鷺、鷹、孔雀還是鸛的羽毛,我便不會把箭拔出來。’  ‘如果我不知道射傷我的箭,箭身用母牛筋、水牛筋、鹿筋還是猴筋來纏繞,我便不會把箭拔出來。’  ‘如果我不知道射傷我的箭,箭頭是石、鐵、木、獸角還是獸齒,我便不會把箭拔出來。’ 摩倫迦子,這人將會直至命終,也不會知道這些答案。

  “摩倫迦子,同樣地,如果有人這樣說:‘如果世尊不為我解說 “世間是常” 、 “世間是斷” 、 “世間有邊” 、 “世間沒有邊” 、 “生命和身體是同一樣東西” 、 “生命是一樣東西,身體是另一樣東西” 、 “如來死後還存在” 、 “如來死後不存在” 、 “如來死後既存在也不存在” 、 “如來死後既不存在也不是不存在” ,我便不會在世尊座下修習梵行。’ 摩倫迦子,這人將會直至命終,如來也不會為他解說這些問題。

  “摩倫迦子,在 ‘世間是常’ 這種見之中,絕對沒有生活在梵行之中這回事;在 ‘世間是斷’ 這種見之中,也是絕對沒有生活在梵行之中這回事。無論 ‘世間是常’ 或 ‘世間是斷’ 這些見怎麼說,在現實生活之中都確實是有生,有老,有死,有憂、悲、苦、惱、哀的壓迫──在現實生活之中確實是有生,有老,有死,有憂、悲、苦、惱、哀的壓迫,這是我所宣說的。

  “摩倫迦子,在 ‘世間有邊’ 這種見之中,絕對沒有生活在梵行之中這回事;在 ‘世間沒有邊’ 這種見之中,也是絕對沒有生活在梵行之中這回事。無論 ‘世間有邊’ 或 ‘世間沒有邊’ 這些見怎麼說,在現實生活之中都確實是有生,有老,有死,有憂、悲、苦、惱、哀的壓迫──在現實生活之中確實是有生,有老,有死,有憂、悲、苦、惱、哀的壓迫,這是我所宣說的。

  “摩倫迦子,在 ‘生命和身體是同一樣東西’ 這種見之中,絕對沒有生活在梵行之中這回事;在 ‘生命是一樣東西,身體是另一樣東西’ 這種見之中,也是絕對沒有生活在梵行之中這回事。無論 ‘生命和身體是同一樣東西’ 或 ‘生命是一樣東西,身體是另一樣東西’ 這些見怎麼說,在現實生活之中都確實是有生,有老,有死,有憂、悲、苦、惱、哀的壓迫──在現實生活之中確實是有生,有老,有死,有憂、悲、苦、惱、哀的壓迫,這是我所宣說的。

  “摩倫迦子,在 ‘如來死後還存在’ 這種見之中,絕對沒有生活在梵行之中這回事;在 ‘如來死後不存在’ 這種見之中,也是絕對沒有生活在梵行之中這回事。無論 ‘如來死後還存在’ 或 ‘如來死後不存在’ 這些見怎麼說,在現實生活之中都確實是有生,有老,有死,有憂、悲、苦、惱、哀的壓迫──在現實生活之中確實是有生,有老,有死,有憂、悲、苦、惱、哀的壓迫,這是我所宣說的。

  “摩倫迦子,在 ‘如來死後既存在也不存在’ 這種見之中,絕對沒有生活在梵行之中這回事;在 ‘如來死後既不存在也不是不存在’ 這種見之中,也是絕對沒有生活在梵行之中這回事。無論 ‘如來死後既存在也不存在’ 或 ‘如來死後既不存在也不是不存在’ 這些見怎麼說,在現實生活之中都確實是有生,有老,有死,有憂、悲、苦、惱、哀的壓迫──在現實生活之中確實是有生,有老,有死,有憂、悲、苦、惱、哀的壓迫,這是我所宣說的。

  “摩倫迦子,因此,你要明白我不解說的是什麼,你要受持我所解說的。

  “摩倫迦子,我不解說的是什麼呢?我不解說 ‘世間是常’ ,我不解說 ‘世間是斷’ ,我不解說 ‘世間有邊’ ,我不解說 ‘世間沒有邊’ ,我不解說 ‘生命和身體是同一樣東西’ ,我不解說 ‘生命是一樣東西,身體是另一樣東西’ ,我不解說 ‘如來死後還存在’ ,我不解說 ‘如來死後不存在’ ,我不解說 ‘如來死後既存在也不存在’ ,我不解說 ‘如來死後既不存在也不是不存在’ 。

  “摩倫迦子,為什麼我不解說這些論點呢?這些論點沒有意義,不是梵行的基礎,不能帶來厭離、無、寂滅、寧靜、無比智、正覺、湼槃,因此我不解說這些論點。

  “摩倫迦子,我解說的是什麼呢?我解說什麼是苦,我解說什麼是苦集,我解說什麼是苦滅,我解說什麼是苦滅之道。

  “摩倫迦子,為什麼我解說這些義理呢?這些義理有意義,是梵行的基礎,能帶來厭離、無、寂滅、寧靜、無比智、正覺、湼槃,因此我解說這些義理。

  “摩倫迦子,因此,你要明白我不解說的是什麼,你要受持我所解說的。”

  小摩倫迦經完

Skip to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