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部|MN 58|無畏王子經 Abhayarājakumāra Sutta

蕭式球譯

五十八.無畏王子經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王舍城的竹園松鼠飼餵處。

  這時候,無畏王子前往尼乾陀那裏,對他作禮,然後坐在一邊。尼乾陀對無畏王子說:“王子,來吧,你去跟喬答摩沙門辯論吧。如果你跟他辯論的話,你的好名聲將會遠播,人們說:‘無畏王子能跟這樣有力量、這樣偉大的喬答摩沙門辯論呢!’ ”

  “大德,我怎樣跟這樣有力量、這樣偉大的喬答摩沙門辯論呢?”

  “王子,你去喬答摩沙門那裏,然後這樣對他說:‘大德,如來所說的話會使別人不鍾愛、不歡喜的嗎?’

  “如果他這樣解答:‘王子,如來所說的話是會使別人不鍾愛、不歡喜的。’ 之後你再這樣問他:‘大德,那麼你跟凡夫有什麼不同呢?凡夫所說的話也是會使別人不鍾愛、不歡喜的。’

  “如果他這樣解答:‘王子,如來所說的話是不會使別人不鍾愛、不歡喜的。’ 之後你再這樣問他:‘大德,那你為什麼記說提婆達多墮落惡趣、提婆達多墮落地獄、提婆達多受苦一劫、提婆達多不通懺悔這些說話,使他惱怒、使他不歡喜呢?’

  “王子,當喬答摩沙門被問到這個兩難的問題時,一定沒有能力把它吐出來也沒有能力把它吞下去。就正如一個人的喉頭卡住一塊方鐵,沒有能力把它吐出來也沒有能力把它吞下去。同樣地,當喬答摩沙門被問到這個兩難的問題時,一定沒有能力把它吐出來也沒有能力把它吞下去。”

  無畏王子回答尼乾陀:“大德,是的。” 於是起座對尼乾陀作禮,右繞尼乾陀,然後前往世尊那裏。

  無畏王子去到世尊那裏後,對世尊作禮,坐在一邊。他看一看太陽後心想:“現在太晚了,今天不是跟世尊辯論的適當時候。讓我請世尊明天到我的居所,那時候才跟他辯論吧。” 於是他對世尊說:“大德,願世尊連同多三個人明天接受我的食物。”

  世尊保持沈默以表示接受供養。無畏王子知道世尊接受邀請後,便起座對世尊作禮,右繞世尊,然後離去。

  夜晚過後,在上午,世尊穿好衣服,拿著大衣和缽前往無畏王子的居所。世尊去到後,坐在為他預備好的座位上。無畏王子親手將美味的硬食物和軟食物遞送給世尊,使他得到滿足,使他掩缽示意吃飽。當世尊吃完食物,手離開缽的時候,無畏王子以一低座坐在一邊,對世尊說:“大德,如來所說的話會使別人不鍾愛、不歡喜的嗎?”

  “王子,這個問題不能一概而論。”

  “大德,現在尼乾陀輸了。”

  “王子,你為什麼說尼乾陀輸了呢?”

  於是無畏王子把尼乾陀叫他怎樣跟世尊辯論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訴世尊。

  這時候,有一個年幼不懂事的嬰孩躺在無畏王子的膝部。世尊對無畏王子說:“王子,你認為怎樣,如果你一時疏忽或保姆一時疏忽,這嬰孩把木條或石子放進口裏,你會怎樣做呢?”

  “大德,我會立即把這些東西從他口中取出來,如果不能取出來,我會用左手按著他的頭,用右手手指勾這些東西出來;即使會使他流血,我也要這樣做。這是什麼原因呢?因為我悲憫這個嬰孩。”

  “王子,同樣地,如來知道一些說話是不真實、不如實的;會帶來損害的;別人會不鍾愛、不歡喜的──如來不會說這些說話。

  “如來知道一些說話是真實、如實的;會帶來損害的;別人會不鍾愛、不歡喜的──如來不會說這些說話。

  “如來知道一些說話是真實、如實的;會帶來利益的;別人會不鍾愛、不歡喜的──如來在時機適合時會說這些說話。

  “如來知道一些說話是不真實、不如實的;會帶來損害的;別人會鍾愛、歡喜的──如來不會說這些說話。

  “如來知道一些說話是真實、如實的;會帶來損害的;別人會鍾愛、歡喜的──如來不會說這些說話。

  “如來知道一些說話是真實、如實的;會帶來利益的;別人會鍾愛、歡喜的──如來在時機適合時會說這些說話。

  “這是什麼原因呢?因為如來對眾生有悲憫。”

  “大德,一些剎帝利智者、婆羅門智者、居士智者、沙門智者事先已經準備好問題,然後走到如來那裏發問。大德,究竟那些答案世尊要在之前仔細想好,還是當下就在如來的心中出現的呢?”

  “王子,既然這樣,我反問你,就隨你自己的意思來答吧。王子,你認為怎樣,你熟悉馬車的各種部件嗎?”

  “大德,是的,我熟悉馬車的各種部件。”

  “王子,你認為怎樣,如果有人走到你那裏問你馬車各種部件的名稱,究竟那些答案你要在之前仔細想好,還是當下就在你的心中出現的呢?”

  “大德,我是一個熟練的駕馭者,熟悉馬車各種部件,馬車所有的部件我都熟知。那些答案當下就在我的心中出現。”

  “王子,同樣地,一些剎帝利智者、婆羅門智者、居士智者、沙門智者事先已經準備好問題,然後走到如來那裏發問。那些答案當下就在如來的心中出現。這是什麼原因呢?因為如來善洞悉法界。因為如來善洞悉法界,所以那些答案當下就在如來的心中出現。”

  當世尊說了這番話後,無畏王子對他說:“大德,妙極了!大德,妙極了!世尊能以各種不同的方式來演說法義,就像把倒轉了的東西反正過來;像為受覆蓋的東西揭開遮掩;像為迷路者指示正道;像在黑暗中拿著油燈的人,使其他有眼睛的人可以看見東西。我皈依世尊、皈依法、皈依比丘僧。願世尊接受我為優婆塞,從現在起,直至命終,終生皈依!”

  無畏王子經完

Skip to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