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部|MN 57|狗戒經 Kukkuravatika Sutta

蕭式球譯

五十七.狗戒經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拘利一個稱為訶利陀的市鎮。

  這時候,一個名叫富那.拘利子的牛戒修行人和一個名叫舍尼耶的狗戒裸體外道一起前往世尊那裏,富那對世尊作禮,然後坐在一邊。舍尼耶和世尊互相問候,作了一些悅意的交談,然後像狗那樣彎曲身體坐下來。富那對世尊說:“大德,舍尼耶是持狗戒的,他修習艱苦的苦行,吃人們放在地上的食物,長期修習、不斷修習這種狗戒,他的趣向怎麼樣,下一生將會怎麼樣呢?”

  “富那,不。不要問這些事情。”

  富那第二次對世尊說……

  “富那,不。不要問這些事情。”

  富那第三次對世尊說:“大德,舍尼耶是持狗戒的,他修習艱苦的苦行,吃人們放在地上的食物,長期修習、不斷修習這種狗戒,他的趣向怎麼樣,下一生將會怎麼樣呢?”

  “富那,既然我說不要問這些事情你還是堅持要問,那麼我便為你解說吧。富那,一些全力、不間斷地修習狗戒,全力、不間斷地作出狗的行為,全力、不間斷地作出狗的心境,全力、不間斷地作出狗的模樣的人,在身壞命終之後會投生在狗的族類之中。

  “如果他心持這種見解:‘我修持這種戒、這種信願、這種苦行或這種梵行,將會投生在某種天之中。’ 這種見解是一種邪見。富那,我說,邪見的人會在兩趣之一投生:地獄或畜生。

  “富那,狗戒修習完成,會投生為狗的族類;狗戒修習不完成,會投生地獄。”

  世尊說了這番話後,舍尼耶痛哭流淚。於是,世尊對富那說:“我已說過,不要問這些事情了。”

  舍尼耶對世尊說:“大德,我不單為世尊說到我的趣向而痛哭,還有為我長期修習、不斷修習狗戒而痛哭。大德,富那是持牛戒的,他長期修習、不斷修習牛戒,他的趣向怎麼樣,下一生將會怎麼樣呢?”

  “舍尼耶,不。不要問這些事情。”

  舍尼耶第二次對世尊說……

  “舍尼耶,不。不要問這些事情。”

  舍尼耶第三次對世尊說:“大德,富那是持牛戒的,他長期修習、不斷修習牛戒,他的趣向怎麼樣,下一生將會怎麼樣呢?”

  “舍尼耶,既然我說不要問這些事情你還是堅持要問,那麼我便為你解說吧。舍尼耶,一些全力、不間斷地修習牛戒,全力、不間斷地作出牛的行為,全力、不間斷地作出牛的心境,全力、不間斷地作出牛的模樣的人,在身壞命終之後會投生在牛的族類之中。

  “如果他心持這種見解:‘我修持這種戒、這種信願、這種苦行或這種梵行,將會投生在某種天之中。’ 這種見解是一種邪見。舍尼耶,我說,邪見的人會在兩趣之一投生:地獄或畜生。

  “舍尼耶,牛戒修習完成,會投生為牛的族類;牛戒修習不完成,會投生地獄。”

  世尊說了這番話後,富那痛哭流淚。於是,世尊對舍尼耶說:“我已說過,不要問這些事情了。”

  富那對世尊說:“大德,我不單為世尊說到我的趣向而痛哭,還有為我長期修習、不斷修習牛戒而痛哭。大德,我對世尊有淨信,知道世尊有能力為我說法,使我捨棄牛戒和使舍尼耶捨棄狗戒的。”

  “富那,既然這樣,你留心聽,好好用心思量,我現在說了。”

  富那回答世尊:“大德,是的。”

  世尊說:“富那,我親身證得無比智,然後宣說四種業。這四種業是什麼呢?帶來黑報的黑業;帶來白報的白業;帶來黑白報的黑白業;既不帶來黑報也不帶來白報的業,是帶來業盡的業。

  “富那,什麼是帶來黑報的黑業呢?一些人常做苦迫的身行、苦迫的口行、苦迫的意行。因他們常做苦迫的身、口、意行,之後便會投生在一個苦迫的世間之中,在那裏接觸苦迫的事物。因他們接觸苦迫的事物,所以帶來唯苦無樂的苦迫感受,就正如地獄的眾生那樣。

  “富那, ‘有’ 是因為過往的有而生,是因為過往所做的行為而生;生了之後,便會領受各種觸。富那,因為這樣,所以我說,眾生是業的繼承者。富那,這就是所說的帶來黑報的黑業了。

  “富那,什麼是帶來白報的白業呢?一些人常做平和的身行、平和的口行、平和的意行。因他們常做平和的身、口、意行,之後便會投生在一個平和的世間之中,在那裏接觸平和的事物。因他們接觸平和的事物,所以帶來唯樂無苦的平和感受,就正如遍淨天那樣。

  “富那, ‘有’ 是因為過往的有而生,是因為過往所做的行為而生;生了之後,便會領受各種觸。富那,因為這樣,所以我說,眾生是業的繼承者。富那,這就是所說的帶來白報的白業了。

  “富那,什麼是帶來黑白報的黑白業呢?一些人常做苦迫的身行也常做平和的身行,常做苦迫的口行也常做平和的口行,常做苦迫的意行也常做平和的意行。因他們常做苦迫的身、口、意行,也常做平和的身、口、意行,之後便會投生在一個既有苦迫也有平和的世間之中,在那裏既接觸苦迫的事物也接觸平和的事物。因他們既接觸苦迫的事物也接觸平和的事物,所以帶來苦樂夾雜的感受,就正如一些人、一些天、一些惡趣眾生那樣。

  “富那, ‘有’ 是因為過往的有而生,是因為過往所做的行為而生;生了之後,便會領受各種觸。富那,因為這樣,所以我說,眾生是業的繼承者。富那,這就是所說的帶來黑白報的黑白業了。

  “富那,什麼是既不帶來黑報也不帶來白報的業,是帶來業盡的業呢?無論任何帶來黑報的黑業,都立心捨棄它;無論任何帶來白報的白業,都立心捨棄它;無論任何帶來黑白報的黑白業,都立心捨棄它。富那,這就是所說的既不帶來黑報也不帶來白報的業,是帶來業盡的業了。

  “富那,這就是我親身證得無比智,然後宣說的四種業了。”

  世尊說了這番話後,富那對他說:“大德,妙極了!大德,妙極了!世尊能以各種不同的方式來演說法義,就像把倒轉了的東西反正過來;像為受覆蓋的東西揭開遮掩;像為迷路者指示正道;像在黑暗中拿著油燈的人,使其他有眼睛的人可以看見東西。我皈依世尊、皈依法、皈依比丘僧。願世尊接受我為優婆塞,從現在起,直至命終,終生皈依!”

  舍尼耶對世尊說:“大德,妙極了!大德,妙極了!世尊能以各種不同的方式來演說法義,就像把倒轉了的東西反正過來;像為受覆蓋的東西揭開遮掩;像為迷路者指示正道;像在黑暗中拿著油燈的人,使其他有眼睛的人可以看見東西。大德,我皈依世尊、皈依法、皈依比丘僧。願我能在世尊的座下出家,願我能受具足戒。”

  “舍尼耶,以前曾是外道的人,想在這裏的法和律之中出家和受具足戒,是需要接受四個月觀察期的;過了四個月,比丘滿意的話,便接受他出家,授與他具足戒,讓他成為一位比丘。然而,每個人都不同,有些人是可以豁免的。”

  “大德,如果外道需要接受四個月觀察期的話,我可以接受四年觀察期,過了四年,比丘滿意的話,便接受我出家,授與我具足戒,讓我成為一位比丘。”

  舍尼耶得到世尊允許,即時在世尊座下出家,受具足戒。受具足戒不久,舍尼耶尊者獨處、遠離、不放逸、勤奮、專心一意,不久便親身以無比智來體證這義理,然後安住在證悟之中。在家庭生活的人,出家過沒有家庭的生活,就是為了在現生之中完滿梵行,達成這個無上的目標。他自己知道:生已經盡除,梵行已經達成,應要做的已經做完,沒有下一生。舍尼耶尊者成為另一位阿羅漢。

  狗戒經完

Skip to content